主页 > V逸生活 >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8 >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8

2020-06-10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8

《剑魂如初》小说连载 :看其他回

文/怀观

不如意的事太多,她有点麻木了。如初摇摇头,拖着脚步就要沿原路爬回去,忽然间,一个惊讶的声音从外头传进楼梯间。

「传承者,刚进公司的那个小姑娘?」

这是殷承影的声音。如初不清楚公司今年进了几个新人,脚步却不禁一顿。紧接着,萧练无可奈何的声音响起:「是她。」

「怎幺可能,我之前看她挺正常的。」承影嘟嚷一句,又问:「你还行?」

「今天中午我在她对面坐了五分钟,差点失控。」萧练顿了顿,郁闷地说:「根本没办法处在同一个空间里头。」

他们一定在讨论她。如初用力握紧栏杆扶手,拚命压抑住想要跑出去问个清楚的冲动。

亏她还担心了一整个下午,以为他生病或出了什幺事,原来,竟是没办法跟她相处?

隔着一扇墙,对话还在继续,承影有点苦恼地说:「这就麻烦了。不过她才刚开始,也不知道未来会成长到哪个阶段,要不我跟杜哥讨论看看,先请她走,免得留在公司容易出状况?」

他们要赶她离开公司?

如初一惊,紧接着,萧练的声音又传了过来:「我会处理,你不用管。」

「你能怎幺处理?」承影问。

「今晚先回老家一趟,不行大不了我离职,就这样。」

「入鞘?也对,我忘了还有这招,那你努力吧。」殷承影同情地拍了拍萧练的肩膀。

萧练唔了一声,低声又说:「先别告诉大哥。」

「这有什幺好瞒的?他迟早要知道。」

「他一定主张赶人,我不希望⋯⋯」

人声与脚步声逐渐远去,萧练之后又讲些什幺,如初已听不清楚了。她留在原地,胸口不断起伏,不知不觉中握紧了拳头。

为什幺?只不过见了两次面而已,怎幺就弄到不是她走,就是他离职的情况?

她到底是说了还是做了什幺,才导致萧练如此厌恶她?

胸口极闷,眼睛也酸涩得难受,但她绝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就哭泣,绝不。

从明天起,如果他们敢来针对她,她也会力争到底;如果只是无法相处,那,她会主动避开他。

心底断然做出决定后,如初仰起头,重重踩着阶梯,一层一层往上爬。

5. 转变

修复古物的过程一如修心,容许慢,却绝不容许出错。因此这一行有许多禁忌:光线不对、心境不对、情绪太过激动,都得停下手别干活,怕的就是一个失误,再也无法回头。

在餐厅遇到萧练的隔天早上,如初虽然準时抵达修复室,却自知不在状况内,她索性跑到隔壁,蹲在大地毯边看两位同事搭档工作。徐方把拆下来的断线一条条理顺了,按色泽与粗细分类排放。老庄师父则捻着一根细如髮丝的旧线修补,神情专注,动作比呵护婴儿更加轻柔,补了老半天也只完成一条线,而身下千丝万缕,犹如无尽的等候。

可以的,她也做得到。

踏着平稳的脚步回到自己的修复室,如初戴上手套,开始拼碎瓷。拼着拼着,整个人逐渐沉浸在温润的釉色里,暂时脱离了现实世界,就在某一刻,她突然惊觉,眼底下的瓷片似乎起了一点变化。

瓷器在入窑烧製时,因为地心引力的关係,釉粉总会略微沉澱,因此颜色越到底部越显得厚重,这只梅瓶也不例外。只不过,如此细微的色差纯靠肉眼根本无法分辨,但此时此刻,她看出来了。

阳光特别好的缘故?

她仰头看看玻璃天窗,决定抓紧时间多拼几片。

有了色差当指标,拼对工作的难度大为降低。杜长风在傍晚踏进修复室,看到进度后对如初比了个大拇指,如初开心地笑出声,暗自祈祷明天阳光灿烂依旧。

这天,她一整天都没见到萧练,其他人对待她的态度则一如往常。如初在鬆了口气的同时,却又有些怅惘。

再隔天,阴雨绵绵,如初到公司后看见老庄师父已经歇了手,正翘着二郎腿在读资料。她叹口气,进入自己的修复室,才打开灯,就瞄见碎瓷片的色差居然比昨天更加显着。

与阳光无关,是什幺造成了改变?

她拼了一整天,成绩斐然,心里却有些不踏实。下班回到公寓时,庄茗正在沙发上吃烤肉看电视,如初坐进她身旁,举起手遮住左眼,望向电视底下的字幕。

「妳眼睛怎幺啦?」庄茗问。

「视力怪怪的。」如初放下左手,改举右手。

「还好吧?」庄茗不看电视改看如初。

「好像⋯⋯正常。」如初放下手,神色茫然。

她的左右眼视力都是 0.8,平常用单眼看字幕会有点模糊,刚刚试了,跟之前也没有任何不同。她继续矇上一只眼,看窗外招牌、看墙上月曆,到处乱看。

庄茗看不下去了,抓起茶几上的手机滑了两下,说:「市区有个眼科医生,我从小看到大,检查得很仔细,就是人啰嗦了点⋯⋯我给妳他的地址电话。」

「好,谢谢。」如初矇着一只眼看室友。

「别,怪渗人的。」庄茗拉下她的手,又交代:「记得礼拜五晚上吃火锅啊。」

「啊,差点忘掉,我刚刚经过杂货店,顺手买了这个,妳会不会煮?」

如初从背包里翻出一个塑胶袋,两个女生开始研究该怎幺煮桂花酸梅汤,视力的问题顿时被抛在脑后。

之后,如初还是抽空去检查了眼睛。医生看不到十分钟,便指出她因为工作缘故用眼过度,导致眼睛有点乾,但不严重。他会开一瓶人工泪液,但最重要的还是少看电脑萤幕,保持睡眠充足,多吃富含维生素 A、C、E 的食物,同时医生有个姪子还没结婚,可以认识一下,假日结伴出去走走有助于放鬆心情锻鍊体能,番茄多吃、拉筋治百病、穴道按摩⋯⋯

为什幺一个大叔可以比三姑六婆还多话?

走出医院时,这是如初心里最大的疑惑。至于视力,既然医生都说眼睛没问题了,她也就当作一切正常。

到了约好吃火锅的那天,大块的瓷片已经拼得差不多,剩下的碎瓷片表面积都太小,绝无可能用色差来辨别,因此进度又慢了下来,不过能做到这样,如初已相当心满意足。她将还没找到正确位置的小瓷片打散,重新平铺在桌面上,欣赏那一片青中带蓝的粼粼波光。突然间,有一块拇指大小的瓷片,光芒缓缓增强。

屏住呼吸,如初抓起那块瓷片,走到拼好的区块旁,转了个角度,接上去—完美!

杜长风原本坐在隔壁桌滑手机,听到动静走了过来,低头检查。

在如初眼中,那块小瓷片的光芒明显与其他瓷片不同,但显然杜长风看不出异样,他看了半晌,只说:「进度比我预期的要快一点。」

如初吞了吞口水,问:「没什幺不对劲的地方吗?」

「挺好的⋯⋯喔,对了,妳也注意一下身体,别累着。」

杜长风说完便走出修复室,如初目送他离开,再回头,小瓷片已经恢复成原本的模样。她迟疑地伸出手指,轻轻戳了一下,小瓷片动都不动,彷彿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象。

这不可能,她绝对没看错。

如初将电脑椅往后拉了半公尺,双手抓紧椅子边缘,瞪住碎瓷片不放。

一分钟过去、两分钟过去、三分钟过去⋯⋯直到她瞪得眼睛都酸了,也不曾再有任何瓷片发生任何变化。她只好将椅子拉回去,认命地用小镊子夹起一片碎瓷,慢慢转着,寻找方向。

异象并未再度出现,如初又拼了几片,正犹豫着要不要找人来讨论这事,手机铃声响起。庄茗来电,说她弟弟庄嘉木今晚要开车过来一起吃火锅,途中会经过雨令,可以顺便载如初回家。

「谢谢,不过妳弟的学校在城的另外一边,拐过来不会绕一大圈吗?」如初问。

庄茗的弟弟是个学霸,顶级大学的物理专业,刚升大四。姐弟两人感情很好,如初常听庄茗聊起嘉木,听久了基本资料都记住了。

「他今天没进学校,跑去博物馆帮忙测量什幺古物周围的信息场⋯⋯嗳,我进电梯,不聊了,等会儿见。」

电话忽地中断,如初对着手机发了一阵子呆,总觉得好像遗漏了什幺,但实在想不起来,最后只能转回头继续工作。

《剑魂如初》小说连载 :看其他回

想一口气看完《剑魂如初》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8

这里买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