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V逸生活 >易甜阿姨:别让嫌犯逃法网‧他死一万次也不够 >

易甜阿姨:别让嫌犯逃法网‧他死一万次也不够

2020-07-15

易甜阿姨:别让嫌犯逃法网‧他死一万次也不够(吉隆坡24日讯)“伤痛是一辈子都不会磨灭的,他(嫌犯)死1万次也不够,如果他逃出法网,可能会有多一个受害者!”15岁死者吴易甜的阿姨沈依莲(31岁,空姐)週四在灵堂接受访问时说,她全家人绝对不会原谅破坏他们美好家庭的23岁嫌犯。她说,其外甥女约于两年前认识嫌犯,并非嫌犯所指的5年。“5年前甜甜才10岁,家里根本没有电脑,没有机会接触电脑,更别说迷上动漫,那是嫌犯企图为自己脱罪的说法。”易甜不喜欢带手提袋她还说,“甜甜”从不曾单独与嫌犯会面,“之前他们是与一班动漫迷一起外出,而他们单独见面也是嫌犯主动提出的。”她也说,家人从“甜甜”的手机简讯查出两人原本打算上週五见面,可是嫌犯却把见面时间改到本週一,“她赴约前还有一些犹豫,可是嫌犯坚持週一见面,甜甜只好答应,没想到一去不返。”沈依莲说,其外甥女当天外出时没有携带手提袋,仅拿了矿泉水、手机及20令吉现款。“她不喜欢带手提袋,而我们听说她的眼镜和手机还在嫌犯的家里,相信已经被警方拿走了。”与家人切蛋糕照片当遗照吴易甜的家人把她15岁最后一次与家人过生日切蛋糕的照片当作遗照,以纪念她带给家人最欢乐的时刻。同时,家人把她生前最喜欢的动漫模型,例如“死神”(Bleach)、“钢之炼金术师”及“京”等摆放在其灵位前。“甜甜”吴易甜的遗体週三傍晚被领出后,会放在广东义山打醮,週五早上10时出殡,火化后骨灰会设在福建义山千佛寺。家人也会把她最爱的两件衣服、专属棉被作陪葬。不欢迎嫌犯家人慰问道歉沈依莲强调,她全家人都不欢迎嫌犯的家人或代表到灵堂慰问与道歉。“即使是老人家,我们也认为不需要,就让她待在家里,就这样!”记者询及若嫌犯的80岁高龄姑婆要到灵堂拜祭死者时,沈依莲表现激动,并强调他们不会接受,也希望他们尊重家人及死者的意愿。“我们绝对不允许他的家人或代表前来灵堂,也认为不要这幺做。”较早前,沈依莲一家,包括死者的外公沈必文(70岁)、外婆叶碧云(59岁)公开向记者表示坚决不会原谅嫌犯,并认为他是有预谋杀人。妹思念姐一直哭死者吴易甜的10岁妹妹吴易欣因为过度思念姐姐,週三晚上一直哭泣,导致全身发热,家人一度以为她发烧。沈依莲表示,自“甜甜”失蹤以来,其妹妹就帮忙家人上网寻找姐姐,也跟随家人到处寻找,包括到格拉那再也轻快铁站,“她在知道姐姐逝世后很难过,但懂事听话的她还会安慰妈妈,叫她不要难过,因为妈妈还有她。”她说,家人买了易欣最爱吃的食物,可是她却没有胃口。“不过她昨天晚上太累了,家人就让她好好睡觉,不去打扰。”促网民勿再抨击易甜及家人沈依莲促请网民不要再抨击其外甥女“甜甜”及家人,“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,你们是不是还会这幺说?”她说,家人儘量不去看网民的留言,因为深知公道自在人心,不要求别人100%挺他们,但是至少要对他们有基本的尊重。“请他们停止发布这种评论。”沈依莲是针对记者询及网民不断抨击其外甥及家人时,希望网民不要在发出对其家人二度伤害的言论。“我们不予置评,因为事实就是如此。”易甜最喜爱玩偶留给妹妹纪念沈依莲说,“甜甜”有一个从出世以来家人送给她的第一个玩具“芝麻街黄色大鸟”,被她称为“大Baby”,她非常喜欢,即使玩具已经变色、破了,可是她仍不捨得丢弃,一直保留到现在,每天都必须抱着它。她说:“如今甜甜不在了,家人会把它留给妹妹,当作一种纪念,而妹妹则有一只属于她的狗狗。”她还说,“甜甜”虽然有自己的房间,但是她害怕一个人睡,每天粘着外婆跟她一起睡,而她的房间则被充当书房,摆放她最喜欢的摆设品及动漫模型。沈依玲留言痛彻心扉)15岁少女吴易甜的母亲沈依玲自在医院太平间认尸后,因过度伤心,在灵堂上望着女儿灵柩,反而有泪哭不出。吴母在面书留言:“我连抚尸痛哭都做不到,惭愧”,让亲友不禁心碎,纷纷加以安慰。週三傍晚,易甜的35岁母亲沈依玲、38岁父亲吴世君、外公沈必文及外婆叶碧云等至亲到医院办理领尸手续后,纷纷痛哭失声,闻者无不掬一把同情泪,沈依玲更是一度哭得无法走路,由亲友半抬半扶离开太平间。事后,她在面书上留下一句令人痛彻心扉的留言:“你看过尸体吗?我的宝贝,对不起,原来这幺痛。……原来我没有想像中的勇敢,对不起,宝贝。”此外,23岁潘姓嫌兇供称因强暴不遂而杀害易甜,并带领警方到弃尸地点寻获易甜的尸体后,嫌犯的一些朋友仍不肯接受事实,有者更不断在面书上留言替嫌兇辩护,并指死者另有死因,有者更否定嫌兇杀死易甜的可能性。对于网友公然到其面书上袒护嫌犯的做法,吴母感到怒不可遏,严正要求站在嫌犯那方的朋友不要到易甜的灵堂,因为她无法承受在伤口上撒盐的伤痛。吴母于週三透过面书邀请关心易甜的朋友到灵堂与易甜道别,稍后她马上再留言说明她不欢迎至今仍力挺嫌兇未杀人,或指真相还未水落石出的人士到访灵堂,同时谴责那些一昧力挺嫌兇却逃避现实的人士。“我想釐清一件事。那些心想(认为)事情还没有弄清楚,那些圣人,那些对方的朋友,别来,对不起,我们和甜甜一样嫉恶如仇,不适合你们,别来。……怎样才够清楚?躺着还不够清楚?请别在伤口撒盐,千万别来,不想见到你们,听到那些话。”若侄孙被捉去坐牢几年姑婆:我可能不在人间了23岁侄孙涉嫌杀死15岁少女吴易甜,同住一屋檐下的姑婆难过地说:“他(嫌犯)如果被捉去坐牢几年,我可能已不在人间了。”现年80岁的潘碧清接受媒体访问时伤心地指出,她已一把年纪,行动不便,如果要去监狱探望侄孙,也是一个问题。她也说,週三晚上8时,警方再次扣押侄孙前往千百家村的住家,把侄孙工作的账簿及卫星导航器拿走。他们大概逗留约20分钟。她透露,当他看到侄孙回来时,忍不住老泪纵横,一名邻居直接责问他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情,令她感到痛心。但是,侄孙似乎变成另外一个人,默不出声。“上一次警方带他回来时,他对着我时还会流泪,这次却木无表情,只静静地看着我在流泪。”她说,侄孙与姐姐的关係很要好,自从侄孙发生事情后,他的姐姐也很难过,哭了好几次,週三下班回到家时,又不禁哭泣。“我也很难过,这几天根本没有胃口吃饭,也难以入眠。”在吉隆坡怡保路做打扫的她说,事情发生后,她的同事在报章上看到她上报,纷纷打电话慰问她,叫她别太难过。“我于週三接获约30通的慰问电话,他们都很关心我,安慰我别难过。”死者未遭性侵警宣布破案灵市警区主任阿尊奈迪指出,随着嫌犯被捕及起获兇器,警方宣布侦破这起命案,而解剖报告证实女死者并没有被强姦的痕迹,因此将此案列为谋杀案处理。他透露,警方已在灵市千百家村的嫌犯住家範围内,寻获属于女死者的手机,及用来致死死者的哑铃,并带返警局调查,作为日后的呈堂证物。他说,这起案件的动机,相信是嫌犯对女死者有不满而起杀意,而解剖报告显示死者并没有被强姦的痕迹。解剖报告显示,其致命伤是头部严重受创,兇器是10公斤重的哑铃。法医在死者的私处发现黄色的液体,相信是天气炎热导致尸体腐烂。嫌犯在被捕后与警方合作,警方会在完成调查报告后交由总检察署定夺。‧2013.10.25
上一篇: 下一篇: